唐朝天子服装服饰

唐朝服装服饰系列,主要系统的介绍在唐朝近三百年的时间里,人们主要的服装服饰,其中不仅包括很多相关书籍中很少涉猎的天子、皇后、皇太子、皇太子妃、群臣、命妇等参加特殊活动的礼服和配饰,而且还介绍了他们和老百姓平时穿的常服及其服装的等级制度等。

关于作者:

  • 幽州杨大娘:唐朝穿越爱好者,对唐朝人民的吃喝玩乐、衣食住行统统感兴趣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尽量还原唐朝当年的模样。
  • weibo:@幽州杨大娘
  • blog: http://52u.me/
  • email: wotouteng@sina.com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52u.me/tang-dynasty-emperor-clothing/

前言

    每当走进电影院或者打开电视机,我们都会看到一种剧,那就是——历史剧,历史剧里常常出现的一个朝代,那就是——唐朝。不管是李世民还是武则天,李隆基还是杨玉环,狄仁杰还是上官婉儿,就连《西游记》都可以归在唐朝这个大历史背景下,但当我看到里面人物穿着乱七八糟的服装服饰的时候,我也真心是醉了!小女不才,在这里跟大家共同探讨一下,唐朝人到底如何穿衣。

    关于服装、服饰,唐朝有着明确的法令规定。唐朝初年,车舆、服饰的制度都依照隋朝旧制,到了武德四年(公元621年),李渊同志下令开始制定关于车舆、服饰的相关法律,法令中明确规定了天子、皇后、皇太子、皇太子妃、群臣、命妇的车舆、服饰的等级制度,并明确规定,高等级的人可以使用低等级的车舆、服饰,但低等级的不可以使用高等级的车舆、服饰。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穿越到了唐朝,大街上看到人们穿着的衣服的颜色、材质、配饰等等,基本就能够猜到他的官级和社会地位了。

注:“唐初受命,车、服皆因隋旧。武德四年,始著车舆、衣服之令,上得兼下,下不得拟上。”——《新唐书·车服志》

    在这一篇文章中,我们先来说说唐朝社会地位最高,大唐帝国统治者——天子的服装服饰。

    在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和《新唐书﹒车服志》中,关于“天子衣服”的记载都是最详细的。在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记载:“唐制,天子衣服,有大裘之冕、衮冕、(鷩)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、通天冠、武弁、黑介帻、白纱帽、平巾帻、白帢,凡十二等。”在《新唐书﹒车服志》中总结的天子服饰,一共是十四种。我两边对照了下,大同小异,基本都差不多,下面主要以《旧唐书》为准。

    这十二等服装中,大裘冕、衮冕、(鷩)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六种冕服是参考《周礼》中的“六冕”制定的,只是十二章纹的数量、位置略有不同。除了这十二种服装,还有一种“天子宴服,亦名常服”,就是唐朝男人最最常穿的圆领袍衫。此外,李世民还自己发明了一种翼善冠,朔望视朝(每月初一、十五朝会)的时候穿。

    估计该有人说了,好家伙,皇帝老儿好奢侈啊,光衣服的种类就十好几种,每种穿一件,半个月都能不重样儿了!呵呵,其实也不尽然,《衣服令》里虽然这么规定了,但是很多衣服皇上其实一次都没穿过,甚至有的都没做出来过,这些我们后面再慢慢说。

唐朝天子服装的分类

我按照自己的习惯,把唐朝天子服装按照礼服、常服这样分类,其实,在很多书里面不是这么分类的。

(1)礼服

古代人穿衣都是成套穿的。

完整的一套礼服=头上戴的“头衣”(冕/冠/弁/幘/帽)+身上穿的“体衣”(衣裳、裙襦等)+脚上踩的“足衣”(舄、靴等)+配饰(剑、绶、佩等)

古代服装,一般以头上戴的“头衣”命名,比如头戴通天冠,这套衣服就叫做“通天冠”;头上戴平巾帻,这套衣服就叫“平巾帻”。当然,六冕除外哈,因为除了“大裘冕”冕上无旒之外,其它几套冕服中的“冕”都是一样的!

按照头上戴的头衣不同,我又把天子服饰做了以下分类:

  • 冕服:大裘冕、衮冕、鷩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,统称六冕。
  • 冠服:通天冠、翼善冠(李世民自己发明的)
  • 弁服:武弁、弁服(这里指皮制的弁服)
  • 幘服:黑介幘、平巾帻
  • 帽服:白纱帽

这些知道下就行了,详细介绍在下面。

(2)常服

常服,《旧唐书》里面也称它为“宴服”,其实就是日常闲居时穿的衣服。皇帝上身率最高的衣服。

常服=头上戴幞头+身穿窄袖圆领袍衫+乌皮靴+革带及配饰

注:文章中的“礼服”,指皇帝参加各种祭祀活动、外交活动、宴会庆典、大型朝会上所穿的很正式的服装,或者,你可以理解为除常服(圆领袍衫)外皇帝的所有服装。

我在一些介绍唐朝服装的书中见到过这样的说法:“唐代服饰有常服、公服、朝服、祭服四等,功能区分明确,服饰品种繁多……”,我觉得这种说法很不严谨,甚至会给读者造成很大的误解,原因如下:

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,按照隋制将服装分为四类,“隋制,车有四等……衣裳有常服、公服、朝服、祭服四等之制……”,并且对这四类衣服的规定做了详细描述。但是,到了“唐制”的部分,虽然也常有“常服”、“公服”、“朝服”这些字样,但并没有明文明确指出所有服装可以按这四类划分,而且,指代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,比如:隋代的“常服”指“平巾帻”,而唐朝的“常服”则指“圆领袍衫”。宋人在重编《新唐书》的时候估计也遇到了这种困扰,所以写的很谨慎,也尽量开了“常服”、“公服”等这些说法,难怪宋人吐槽《旧唐书》结构剪裁不合理,编辑也是乱七八糟,甚至“纪次无法,详略失中,文采不明,事实零落”。

为避免给读者造成不必要的困扰,我摒弃了这种分类方法。(其实,最开始研究唐朝服装的时候,我直接就看晕了!)

关(zhuang)键(bi)词:

大裘冕    衮冕    通天冠    翼善冠    武弁    袴褶    平巾帻    常服    十二章纹    武德令    黑羔裘    狐白裘  六冕  历代帝王图  敦煌220窟维摩变  步辇图  送子天王图  琵琶行  司马青衫

目录:

  • 大裘冕——大唐皇帝最隆重的礼服
  • 衮冕——大唐皇帝上身率最高的、最华丽的礼服
  • 鷩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——大唐皇帝基本没怎么穿过的礼服
  • 通天冠——大唐皇帝级别最高的冠服
  • 武弁、弁服、黑介帻、白纱帽、平巾帻、白帢
  • 翼善冠、常服

一、大裘冕——大唐皇帝最隆重的礼服

    大裘冕,在天子众多种类的服装中位列第一,属于最最庄重的一款衣服,祭拜天地的时候穿。说大裘冕是大唐皇帝最隆重的礼服(没有之一),我是有理由的,不是拍脑袋拍的:

  • 《旧唐书》、《新唐书》关于天子服饰的记载中第一个出现,往往出现的越早,越说明其位置的重要。
  • 最庄重的场合穿着——祀天神地祇则服之,比祭拜宗庙、登基什么的都要严肃的多,也从侧面反映出,古代人对天神地祗的敬畏。
  • 唐朝的服装礼仪制度参考《周礼》制定,《周礼·春官·司服》中有六冕,而大裘冕则是这六冕之首。

注:

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:唐制,天子衣服,有大裘之冕、衮冕、(鷩)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、通天冠、武弁、黑介帻、白纱帽、平巾帻、白帢,凡十二等。

《周礼·春官·司服》:“掌王之吉凶衣服,辨其名物,与其用事。王之吉服,祀昊天上帝,则服大裘而冕,祀五帝亦如之;享先王则衮冕;享先公、飨射则鷩冕;祀四望山川则毳冕;祭社稷五祀则希冕;祭群小祀则玄冕。”

1. 大裘冕长什么样?

    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记载:“大裘冕,无旒,广八寸,长一尺六寸,玄裘纁里,已下广狭准此。金饰,玉簪导,以组为缨,色如其绶。裘以黑羔皮为之,玄领、褾、襟缘。硃裳,白纱中单,皁领,青褾、襈、裾、革带,玉钩、暐,大带,素带硃里,绀其外,上以硃,下以绿,纽用组也。蔽漆随裳。鹿卢玉具剑,火珠镖首。白玉双珮,玄组双大绶,六彩,玄、黄、赤、白、缥、绿、纯玄质,长二丈四尺,五百首,广一尺。小双绶长二尺一寸,色同大绶而首半之,间施三玉环。硃袜,赤舄。祀天神地祇则服之。    

    好吧,我知道你们看不懂,下面就是我不辞辛劳,自己总结的各种名词解释,一一对照很容易看懂。

名词解释:

  • 旒: 古代帝王礼帽前后悬垂的玉串
  • 玄: 黑色
  • 裘:皮衣
  • 纁:浅红色
  • 组: 古代指丝带:~缨(系冠的丝带)。~绶(玉佩上系玉的丝带)
  • 绶:一种丝质带子,古代常用来拴在印纽上,后用来拴勋章
  • 皁:”,黑色
  • 褾:袖口;衣物的绲边;古同
  • 襟: 衣服的胸前部分
  • 硃: 
  • 中单:古时朝服、祭服的里衣。
  • 襈: 衣裳的边饰
  • 裾:衣服的大襟
  • 大带:古代贵族礼服用带,有革带、大带之分。革带以系佩韨,大带加于革带之上,用素或练制成。
  • 绀: 红青,微带红的黑色
  • 火珠:即火齐珠
  • 镖:刀剑鞘末端的铜饰物

    好吧,我就知道有人看着就要晕了,光看字儿,还是文言文,一点儿概念都没有!本来想找个唐朝大裘冕的字画或者壁画什么的,但无奈目前并没有发现大裘冕的任何图像,我也只能对照着上面这段文字,找到了一个很靠谱的大裘冕的推定图。这个推定图虽然在个别细节上我个人觉着还有待推敲,但大体上大裘冕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大裘冕解析图

注:唐朝皇帝大裘冕解析图

形象考证:扬眉剑舞

绘图:燕王WF

解析:幽州杨大娘

    大裘冕,是天子服饰中规格最高、最为庄重的一款衣服,只在天子祭拜天神、地神的时候穿。“大裘冕”,顾名思义,就是身穿“大裘”,头戴“冕”。

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大裘冕中戴的“冕”,无旒(没有玉珠串),这个我们常规印象中的有点儿差距,我之前一直以为,只要是皇帝带的冕,前后就都会有一堆门帘子似的珠串儿呢。“”宽八寸,长一尺六寸,“玄裘纁里”(外面是黑皮所制,里面是红色的里子),其他种类的服饰中所戴的“冕”跟这个冕的规格相同,只是有的前面有玉珠串。冕上配金饰,导以玉簪,以组为缨,颜色和绶带一样,都是黑色。

    大裘冕服中穿的“大裘”(就是毛皮大衣),是用黑羊羔皮制成,并且领子、袖口、胸前的襟缘部分也都是黑色的。大裘里面穿白纱单衣,黑领,青色的袖口、衣缘和大襟。

扫盲贴:关于 “

裘,是毛皮大衣,毛向外,《说文》中说:“古者衣裘以毛为表。”上文说过,唐朝的《衣服令》是参考《周礼》制定的,《周礼﹒司裘》有这样的描述:“掌为大裘,以共(供)王祀天之服。”郑众注:“大裘,黑羔裘,服以祀天,示质。”所谓“质”,即朴实无华。

制作裘的皮毛有很多种,例如:狐狸、老虎、豹子、熊、狗、羊、鹿、貂、狼、兔等等,其中除了皇帝大裘冕所穿的黑羔裘有特殊意义之外,当属狐裘和豹裘最为珍贵,而狐白裘更是价值千金。

狐白裘,集狐腋下之毛制成,皮毛最为轻暖,通体纯白,故名曰狐白裘。这种狐白裘,说是“价值千金”并不夸张,在达官显贵们看来都属于奢侈品。如《晏子春秋·外篇》:“[齐]景公赐晏子狐白之裘,玄豹之茈,其资千金。”李白《将进酒》中说的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”,应该也是指的这种狐白裘。

关于裘,会在之后的文章中详细介绍。

    大裘下面穿红色的“裳”(裙子),皮带,玉制的钩和环;大带,白绢缝制的大带,红色的里子,青红色的外面,上面是红色,下面是绿色;红色的蔽漆;佩戴鹿卢玉具剑,剑首和尾端都镶有火齐珠;佩戴白玉双佩,玄组双大绶,绶由黑、黄、红、白、淡青、绿、纯黑六种颜色的丝线编织而成,长二丈四尺,共五百头;小双绶,长二尺一寸,颜色和大绶一样,二百五十头,中间有三个玉环;红色的袜子,红色的鞋。

    一整套衣服细细的看下来,大裘冕服基本就是黑、白、红三种颜色,黑色的冕、黑色的大裘,白色的中单衣,红色的裳、红色的蔽漆、红色的鞋袜。冕无旒,这个必须再次强调!佩戴玉具剑,白玉双佩(不同等级的官员,允许使用的配饰的材质不同,这个我们之后会详细说)。

2.大裘冕被废

    依礼令,大裘冕只有在天子郊祀天地(于郊外祭祀天地,南郊祭天,北郊祭地)的时候才会穿,上身率很低,而且上面要穿大裘,这要是大冬天穿穿也就罢了,如果赶上炎炎夏日,估计皇上还没等祭拜呢,就先中暑了!所以,在显庆元年九月(公元656年)的时候,太尉长孙无忌就像李治同志打报告,旁征博引了一大顿,最后请求修改礼令,以后郊祀天地的时候,不穿大裘冕,改穿衮冕(我觉着吧,多半也是李治同志授意,长孙无忌顺便拍拍马屁)。李治当然很高兴啦,大笔一挥:“制可之!(同意了!)”

注:详见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

    自此之后,各位皇上郊祀天地的时候,都穿衮冕,这其中也当然包括我们霸气侧漏、我天朝女性杰出代表、一代女皇——武则天同志。(依据详见下面李隆基和张说的对话,原文出自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)

    直到李隆基即位之后,曾经有过恢复大裘冕的心思(毕竟听着就那么高逼格、就那么高大上啊~~~),但最终却放弃了,事情是这样子的。

    开元十一年冬(公元723年),玄宗李隆基要去南郊(祭天),中书令张说就跟李隆基讨论该穿什么衣服:“哎呀,按照《周礼》说,祭天应该是穿大裘冕的,永徽二年,你爷爷高宗皇帝(李治)到了南郊还穿来着呢!只是,到了明庆年间修改礼令,改用衮冕,自武则天以来,祭天地就都穿衮冕了。我觉着吧,如果遵古制,还是应该穿大裘冕,但是要是考虑到时尚,还是衮冕漂亮。”李隆基一听,那好办,两个都先做出来我看看。等大裘冕呈献上来的时候,李隆基同志嫌弃“大裘朴略,冕又无旒,既不可通用于寒暑”,于是就把大裘冕弃之一边,乃废不用。每逢元旦朝会的时候,依礼令穿冠冕服和通天冠,大祭祀的时候,也依旧穿衮冕。大裘冕自此废置不用,之后的皇上们,也都没穿过大裘冕。

注:详见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

    由此可见,大裘冕在历代帝王、大臣的心目中还是有很高地位的,毕竟它是《周礼》中六冕之首,若想高大上一把,遵古制还是应该穿大裘冕,但大裘太沉,又不漂亮,夏天穿又太热,故而,逐渐的被华丽的衮冕取代。    

    还记得《衣服令》是何时制定的么?唐初开始制定,武德四年实施(公元621年),显庆元年(公元656年)大裘冕被废,时隔仅短短的35年。在大唐近三百年的历史长河中,这35年显得太过匆匆,虽然大裘冕依周礼、遵古制、质古朴,但因其不够实用、不够美观而被废,取而代之的便是华丽丽的衮冕。

二、衮冕——大唐皇帝上身率最高的、最华丽的礼服

    衮冕,在皇上众多礼服里排在第二位,仅次于大裘冕。诸祭祀及庙(各种祭祀和祭拜宗庙)、遣上将、征还、饮至(庆功宴)、践阼(即位登基)、加元服(冠礼)、纳后(册封皇后)、若元日受朝(农历正月初一大朝会),的时候穿着。显庆元年,李治同志听取了长孙无忌的建议,修改礼令,废大裘冕,改穿衮冕,自此之后,祭天地的时候,皇上也是穿衮冕的。

注:详见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

 1. 衮冕服长什么样?

    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记载:“衮冕,金饰,垂白珠十二旒,以组为缨,色如其绶,黈纩充耳,玉簪导。玄衣,纁裳,十二章,八章在衣,日、月、星、龙、山、华虫、火、宗彝;四章在裳,藻、粉米、黼、黻,衣褾、领为升龙,织成为之也。各为六等,龙、山以下,每章一行,十二。白纱中单,黼领,青褾、襈、裾,黻。绣龙、山、火三章,余同上。革带、大带、剑、珮、绶与上同。舄加金饰。诸祭祀及庙、遣上将、征还、饮至、践阼、加元服、纳后、若元日受朝,则服之。

名词解释:

  • 黈纩:黄绵所制的小球。悬于冠冕之上,垂两耳旁,以示不欲妄听是非。
  • 十二章:古代天子之服绘绣的十二种图象。
  • 华虫:雉的别称。古代常用作冕服上的画饰。
  • 宗彝:指天子祭服上所绣的图象。因宗彝常以虎、蜼为图饰,因以借称。蜼,一种长尾猿猴,古人传说其性孝。
  • 粉米:古代贵族礼服上的白色米形绣文。
  • 褾:袖口
  • 襈:衣裳的边饰
  • 裾: 衣服的大襟

衮冕解析图

 

注:唐朝皇帝衮冕图解析

形象考证:扬眉剑舞

绘图:燕王WF

解析:幽州杨大娘

    衮冕,冕上用金饰,垂白玉珠串十二(请注意,衮冕服的冕上是有旒的),以组为缨,颜色跟绶带的颜色一样(黑色),黄绵所制的小球。悬于冠冕之上,垂两耳旁,以示不欲妄听是非,导以玉簪。黑衣,浅红色的裳,十二章纹,上衣有八章:日、月、星、龙、山、华虫、火、宗彝;裙子上绣有四种章纹:藻、粉米、黼、黻;衣服的袖口、衣领都绣以升龙的章纹。十二章纹中,日、月、星分别绘制在衣服的左、右肩和后衣领下,寓意天子肩挑日月、背负七星)十二章纹中,龙、山及其之后的章纹,每种一行,一行十二个。内穿白纱中单,黼领(黼,十二章纹的一种,黑白相间的衣领),青色的袖口、衣缘、大襟,并绣以黻纹(黻,十二章纹的一种,青黑相间的花纹。韨(蔽膝)上锈龙、山、火三章,其它的配饰,如:革带、大带、剑、佩、绶,都和大裘冕的一样。舄加金饰。

    衮冕的穿着场合比较多,在皇帝众多礼服中属于最为华丽,上身率最高的。穿着场合:诸祭祀及庙(各种祭祀和祭拜宗庙)、遣上将、征还、饮至(庆功宴)、践阼(即位登基)、加元服(冠礼)、纳后、若元日受朝(农历正月初一大朝会),的时候穿着。显庆元年,李治修改礼令,废大裘冕,改穿衮冕,自此之后,祭天地的时候,皇上也是穿衮冕的。

2. 衮冕的相关图片

有图才能有真相,下面让我们看看真正的古物吧!

(1)贞观时期壁画维摩变下部

贞观时期壁画维摩变—彩色

贞观时期壁画维摩变—线描

 

注:敦煌220窟  贞观时壁画维摩变下部

彩色版的,是我从网上找的图片,因为太斑驳了,又从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上扫描的摹绘版本。

    图为敦煌第220窟维摩变下部分。

    敦煌第220窟是莫高窟最重要的初唐洞窟之一。1943年,将表层宋绘千佛剥离后,发现了保存完好的初唐壁画,并在前壁和右壁发现两个贞观十六年(公元 642年)的墨书题记,为壁画提供了确凿的断代依据。整个洞窟为覆斗顶形窟,正壁(西壁)开一龛,左壁(南壁)、右壁(北壁)、前壁(东壁)都分别绘有壁画。左壁的阿弥陀经变,是根据《佛说阿弥陀经》画成的西方极乐世界图;右壁的药师经变,是根据《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》绘成;前壁的维摩诘经变,是根据《维摩诘所说经》绘成,我们看到的这个图,就是前壁的下部,绘制的内容是随文殊师利一同前来听法的帝王和群臣们。

扫盲贴: 《维摩诘经变》中《问疾》的故事

    《维摩诘经变》是莫高窟中较重要的经变图,现在保存下来的有30 多壁,都是根据《维摩诘经》而画的。唐代的《维摩诘经变》壁画,多以《问疾》的故事为主题,其目的就是宣传佛教文化,咱们就理解成宣传画就行。

    《问疾》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:维摩诘原是一得道菩萨,转世后到毗邪离城,成为一位颇具神通智慧、非凡辩才的居士。他虽然拥有万贯资财,但不乐意在家,常出入大街小巷,以各种形式接近群众宣扬大乘佛学。一天,维摩诘自称有病,于是,佛派大菩萨文殊师利前往问疾,维摩诘遂与文殊展开辩论。诸菩萨弟子、帝释、天王及国王大臣等都前来观看。由于维摩诘能言善辩、聪慧过人,具大神力而折服了文殊师利。我们这幅图片,就是这壁画下面所绘制的随文殊师利一同前来听法的帝王和群臣们。

    结合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对天子服装的记载可以推测出,图中所绘的正是天子的衮冕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,它十二章纹具备(其它冕服都不是十二章纹,其章纹的数量各有不同,下面我们会详细说到)。但是,图中冕前垂旒只有六条,跟《旧唐书》中记载的“垂白珠十二旒”有所出入,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一书中,沈从文先生也对此提出了质疑,但随后也作出了解释,“或出于西北偏远地区壁画,不免比较草率”,额,沈先森,你这么拍脑袋的解释,不怕“西北偏远地区”的人民吐槽你么?!^_^

    图中皇帝身后的朝臣们,穿的就是唐朝的“朝服”,也称“具服”,五品以上官员陪祭、朝贺、大宴会等等大事才会穿,而平时觐见皇帝,君臣则一律只穿圆领袍衫,只是颜色、花纹、配饰会有严格的等级划分,这些,我们在之后的《唐朝群臣服装服饰》和《唐朝男人的日常服装——常服》中会细细阐述。

注:《唐朝群臣服装服饰》、《唐朝男人的日常服装——常服》连接地址(挖坑待填)

(2)传阎立本所绘《历代帝王图》

历代帝王像-隋文帝

历代帝王图-隋文帝线描

 

注:《历代帝王图》中隋文帝,传阎立本绘。

《隋文帝线描图》是从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上扫描的摹绘版本。

    现今我们所能见到的《历代帝王图》为后人的摹本,又名《古帝王图》、《列帝图》、《十三帝图》、《古列帝图卷》,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。画中刻画了历史上汉至隋间有不同作为的13 位帝王的形象,这13 位帝王按历史顺序依次是:前汉昭帝刘弗陵、后汉光武帝刘秀、魏文帝曹丕、蜀主刘备、吴主孙权、晋武帝司马炎、北周武帝宇文邕、陈文帝陈倩、陈废帝陈宗伯、陈宣帝陈顼、陈后主陈叔宝、隋文帝杨坚、隋炀帝杨广。帝王均有榜书,有的还记述其在位年代及对佛道的态度。十三位帝王相貌神态各不相同,根据史传,更反映出各自的性格特点,在艺术领域得到了极高的赞誉。

    《历代帝王图》是一幅无款画,原画的作者是谁还有些争议,主要存在两种观点:一种观点认为,原画的作者是阎立本,这也是比较主流的观点,主要依据是上面有后人题识为唐阎立本所画,根据阎立本的仕途以及作画经历,他确实具备画这幅画的条件;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,原画的作者不可能是阎立本,而极有可能是唐朝的另一位著名画家——郎余令。其依据是,第一,阎立本不可能把自己的外祖父(周武帝)塑造成如此粗野蛮横的形象,并且写下不好的评论,这与当时的世俗不符合;第二,根据现有资料,在初唐曾画过帝王图的仅知有郎余令,而且郎余令不仅博文通史,而且世代与隋唐宫廷有密切的联系,这些条件都能帮助他较好地完成这一卷历史人物的创作。

扫盲贴:《历代帝王图》与阎立本、阎立德、阎毗、郎余令

    阎立本(约601年~673年), 唐代画家,官至宰相,汉族,雍州万年(今陕西省西安临潼县)人,出身贵族,而且全家在艺术方面都颇有造诣。其外祖父是北周武帝宇文邕,老爸是石保县公阎毗北周时为驸马,老妈是北周武帝之女清都公主。阎立本的老爸阎毗因为阎擅长工艺,多巧思,工篆隶书,对绘画、建筑都很擅长,隋文帝和隋炀帝均爱其才艺。入隋后官至朝散大夫、将作少监。老哥阎立德亦长书画、工艺及建筑工程。父子三人并以工艺、绘画闻名于世。代表作品有《步辇图》等。

    唐初,长孙无忌受命,召集众大臣及相关领域专家共同议定天子、百官冕服的制定,阎立本、阎立德兄弟俩就参与其中。这兄弟俩能参与其中,多半也仗着家学渊源。阎家世代都是艺术家,当年,隋朝制定车舆服制度的时候,就邀请了当时的著名艺术家阎毗、何稠等参与其中,阎毗就是阎立德和阎立本的老爹。也许,也正是有这层关系,唐朝服装服饰制度的制定多遵循隋朝旧例,改变不多。唐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第九卷中就有过记载,说阎立德与他的弟弟阎立本具传家业,武德中为尚衣奉御,参加绘图设计,“造衮冕大裘等六服,腰舆伞扇,咸得妙制”。阎立本于显庆中代阎立德为工部尚书,官拜右相,封博陵县男。不仅如此,他还在贞观年间画《秦府十八学士图》和《凌霄阁功臣图》,“时人咸称其妙”。

    沈从文先生更是将这幅画与敦煌220窟贞观时壁画维摩变下部相对照,并大胆推测,《历代帝王图》有可能是根据隋代旧稿而成,有可能即是隋代名画家阎毗的手笔。(详见: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)

    郎余令:[唐]定州新乐(今河北新乐)人。擢进士第,官至著作佐郎。有才名,工山水、古贤,撰自古帝王图,按据史传,想像风采,时称精妙。

    张彦远(约813-879年)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明确记载有“撰《自古帝王图》”的,只有初唐时期的郎余令:“郎余令,有才名,工山水古贤,为著作佐郎。撰《自古帝王图》,按据史传,想象风采,时称精妙”。

注:关于《历代帝王图》原图作者的讨论,可补充阅读以下文章: 

陈葆真(1983),国画如历史:阎立本《十三帝王图》研究,美术史研究集刊

金维诺(2003),古帝王图的时代与作者,中国美术史论集(上),哈尔滨,黑龙江出版社

弘毅(2014年6月第6期),(传)阎立本《历代帝王图》研究,中国书画:http://www.183read.com/magazine/article_260782.html

沈伟(2015-05-15 ),波士顿藏(传)阎立本《历代帝王图》的作者、时代与内涵(上篇):http://artist.artron.net/20130924/n513104.html

    虽然《历代帝王图》的原图作者是谁,现在还未能得出结论,但是根据绘画风格来考证,可以确定原稿是初唐作品无疑,不只是因为画中帝王像止于隋代,而且绘画风格与初唐同类作品极为相似。在这点可以与“敦煌220窟贞观时期壁画维摩变(下部)”相比较。

    好吧,赶紧回到我们服装服饰研究的部分。《历代帝王图》全图中穿冕服的共计七人,由汉昭帝、魏文帝直至隋文帝,跨越七百年,历朝七八代,每位帝王的相貌神态各有不同,但是各位帝王的服饰却基本相同,并没能反映出所处朝代的服装特点,更是与汉、魏的服装有较大出入,细细推敲下来,全图的服装所反映的只是隋唐时期的服装样式。

三、鷩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——大唐皇帝基本没怎么穿过的礼服

    鷩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,这四种冕服同上面的大裘冕、衮冕合称六冕,都是从《周礼》中来的。大裘冕质朴、无章;衮冕华丽、十二章。而后面的这四冕,与衮冕相比,只是章纹的数量不同,穿着的场合略有不同(其实,就是各种祭祀),我简单的做了个表,方便大家比较。

名称 章纹 组带、玉佩、剑等 穿着场合
鷩冕 七章(三章在衣,四章在裳) 同衮冕 有事还主则服之

毳冕

五章(三章在衣,二章在裳) 同衮冕 祭海岳则服之
绣冕 三章(一章在衣,二章在裳) 同衮冕 祭社稷、帝社则服之
玄冕 一章(衣无章,赏一章) 同衮冕 蜡祭百神、朝日夕月则服之

 

    上面大裘冕的部分我们讲过,在显庆元年的时候,太尉长孙无忌请废大裘冕,郊祀天地的时候,改穿衮冕。其实,那次还顺便把这四冕也给废了,理由是皇帝的服装与朝臣的有冲突,如果还这么穿的话,“便是贵贱无分,君臣不别”,但如果将陪祭朝臣的服装降一个等级的话,“即屈天子,又贬公卿”,所以,索性就把这四冕也给废了,自此“诸祭并用衮冕”,而令文上依旧是那么写,并没有修改。

    从这里我们就能总结得出,出自《周礼》的六冕,其实上身率最高、生命力最强的就是衮冕,自显庆元年之后,各种祭祀、登基、封后、大型庆功宴、农历正月初一大朝贺等比较正式重要的场合,都是穿衮冕,而其他五冕,只在唐初存在了短短35年,估计也只有李渊、李世民和李治三人穿过。

四、通天冠——大唐皇帝级别最高的冠服

    如果说大裘冕是天子服饰中最隆重的礼服,同时也是六冕之首,那么通天冠就是天子服饰“凡十二等”中其余六种中最高级别的冠服。

    那么,通天冠长什么样子嘞?

1. 通天冠长什么样?

    据《旧唐书﹒舆服志》中记载:通天冠,加金博山,附蝉十二首,施珠翠,黑介帻,发缨翠绥,玉若犀簪导。绛纱里,白纱中单,领,褾, 饰以织成。硃襈、裾,白裙,白裙襦。 亦裙衫也。绛纱蔽漆,白假带,方心曲领。其革带、珮、剑、绶、衤蔑、舄与上同。若未加元服,则双童髻,空顶黑介帻,双玉导,加宝饰。诸祭还及冬至朔日受朝、临轩拜王公、元会、冬会则服之。

名词解释:

  • 金博山:学术界认为,通天冠正前方高潮的这块前壁就是金博山。
  • 附蝉:金博山饰有蝉形纹。
  • 十二首:十二根梁。
  • 绛:赤红,火红。
  • 里:衣物的内层。
  • 褾:袖口。
  • 襈:衣服的边饰。
  • 裾:衣服的大襟。
  • 加元服:行冠礼。
  • 临轩:皇帝不坐正殿而御前殿。殿前堂陛之间近檐处两边有槛楯,如车之轩,故称。
  • 元会:皇帝于元旦朝会群臣称正会,也称元会。

通天冠解析图

注:唐朝皇帝衮冕图解析

形象考证:扬眉剑舞

绘图:燕王WF

解析:幽州杨大娘

    通天冠,加金博山,金博山饰有蝉形纹,管上有梁十二首,用珠翠装饰,冠里面套黑介帻(黑介帻在下面会有详细介绍),黑色的缨,翠绿色的绥,配以用于装饰的犀牛角簪子。赤红色的纱袍、里。白纱中单,衣领、袖口花纹织就而成,朱红色的衣边和大襟,白裙,白裙襦。绛纱蔽漆,白假带,方心曲领。革带、珮、剑、绶、舄等与玄冕相同。如果皇帝还未曾行加元服(冠礼),则梳双童髻,空顶黑介幘(只顶黑介幘,外面不戴通天冠),配以两支玉簪,加宝石配饰。诸祭还、冬至朔日受朝、临轩拜王公、元会、冬会的时候穿。

   扫盲贴:

      冬至:在唐朝,冬至、元正(正月元日,即元旦)、寒食(寒食节: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),被列为一年当中最要的三大节日,先后放假各三天。冬至节日礼仪很隆重,大体上有祭祀祖先、贺岁、会饮、馈赠礼物等。关于唐朝的节日,我会在相关系列中做详细介绍。

2. 通天冠的被废与重新启用

    显庆元年(公元656年),就是长孙无忌请废大裘冕那次,不仅“大裘请停”,而且废去了其它四冕,六冕中仅保留了衮冕,“诸祭并用衮冕”,并且一并废去了鷩冕,而令文却没做删改。

注: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自是鷩冕已下,乘舆更不服之,白帢遂废,而令文因循,竟不改削。”

  开元十一年(公元723年),就是玄宗李隆基“将有事于南郊”,跟中书令张说讨论穿大裘冕还是衮冕那次,虽然最后李隆基嫌弃大裘冕“朴略”,“乃废不用之”,但是,最后还是重新启用了通天冠,“自是元正朝会依礼令用衮冕及通天冠,大祭祀依《郊特牲》亦用衮冕。自余诸服,虽在于令文,不复施用。”

    通天冠,是级别最高的冠帽,在山东嘉祥东汉武氏祠画像石刻有身份榜题的王庆忌、吴王、韩王等人,头上戴的应是通天冠,只是汉代的通天冠样式结构跟唐朝的略有不同。《隋书 . 礼仪志》中称它“前有高山”,故通天冠又叫做高山冠。金博山向前倾斜,上面是有蝉纹。与汉代相比,唐朝时期的通天冠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:

  • 颜题(指古代头巾覆额面部分)成为很规范的帽圈形。
  • 整个帽身向后旋转倾斜,而不是向前。
  • 冠前的金博山缩小成圭形。
  • 冠上饰有珠玉装饰。
  • 帽身饰有等距离的直线纹,即通天冠的梁,十二首。

    唐朝时期,虽然通天冠穿着的场合并不多,但是自开元十一年被重新启用后,一直被沿用了下来,影响至宋、明,其样式也一直沿袭唐朝的基本样式(整个帽身向后旋转倾斜),直到清朝通天冠才被废除。通天冠,在天子服饰中,是仅次于衮冕的一款冠服。

3. 通天冠的相关图片

(1)唐咸通九年刊本《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》卷首画

金刚经卷首图

注:唐咸通九年刊本《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》卷首画

    发现于敦煌藏经洞的唐咸通九年(公元868年)敦煌雕版印经—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标有明确刊刻日期的印刷品。1907年被英国人斯坦因盗至英国,现收藏于大英国家图书馆。

    咸通九年刊刻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由卷首画﹑经文及施刻人组成。其卷首的扉页画(即上图)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版画作品之一。

    扉画长28.5厘米,左上角榜书“祗树给孤独园”,主题为释迦牟尼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向四众弟子宣说《金刚经》。有单线边框。扉画中央释迦牟尼身着通肩袈裟,正结跏趺坐在莲花筌蹄上说法。释迦牟尼两侧有四众弟子16人,分别为皇帝、大臣、女众、僧人、菩萨。诸人合十恭立,肃默听法。

    看右下角的皇帝,身穿的应该就是通天冠。

金刚经卷首图局部

注:唐咸通九年刊本《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》卷首画右下角皇帝听法截图。

(2)(传)吴道子的《送子天王图》局部

送子天王图

     《送子天王图》为纸本手卷,纵35.5厘米,横338.1厘米,传为宋人摹本。图又名《释迦降生图》,传乃吴道子根据佛典《瑞应本起经》绘画。现藏日本国大阪市立美术馆。

    《天王送子图》又名《释迦降生图》,描绘了佛祖释迦牟尼降生为悉达王子后,其父净饭王和其母摩耶夫人抱着他去朝拜大自在天神庙时,诸神向他礼拜的故事。

    其中一个情节(即截图中展示):净饭王小心翼翼地抱着初生的释迦稳步前行,王后紧随其后,侍者扛扇在后,诸神则张皇跪拜。这一场面烘托出释迦具有无上的威严。

送子天王图局部

    图中,净饭王就是身穿通天冠服。净饭王头戴通天冠,曲领大袖袍,前佩蔽膝,后佩绶,两侧陪组佩,脚穿高齿履。

扫盲贴:吴道子

吴道子,(约公元680~759年),唐代著名画家,画史尊称画圣,又名道玄。汉族,阳翟(今河南禹州)人。约生于公元680(永隆一年) ,卒于公元758(乾元元年)前后。少孤贫,年轻时即有画名。曾任兖州瑕丘(今山东滋阳)县尉,不久即辞职。后流落洛阳,从事壁画创作。开元年间以善画被召入宫廷,历任供奉、内教博士、宁王友。曾随张旭、贺知章学习书法,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,体会用笔之道。擅佛道、神鬼、人物、山水、鸟兽、草木、楼阁等,尤精于佛道、人物,长于壁画创作。

五、武弁、弁服、黑介帻、白纱帽、平巾帻、白帢

1. 武弁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武弁,金附蝉,平巾帻, 余同前服。讲武、出征、四时蒐狩、大射、祃、类、宜社、赏祖、罚社、纂严则服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讲武:讲习武事。
  • 四时蒐狩:四时即四季。春猎为蒐,冬猎为狩,泛指狩猎。
  • 大射:为祭祀择士而举行的射礼。
  • 祃:古代行军在军队驻扎的地方举行的祭礼。
  • 社:古代指土地神和祭祀土地神的地方、日子以及祭礼
  • 纂严:谓军队严装、戒备,犹今之戒严;集结行装。

    唐朝的武弁是用很细的繐(细沙)制作,做好后再涂以漆,故而也被称为“笼冠”,戴的时候里面先戴平巾帻,外面戴武弁。天子的武弁,前面有金附蝉(蝉形金饰),里面戴平巾帻,身上的衣服、配饰、鞋什么的跟通天冠的一样。

2. 弁服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弁服, 弁以鹿皮为也。十有二琪, 琪以白玉珠为之。玉簪导,绛纱衣,素裳,革带,白玉双珮,鞶囊,小绶,白袜,乌皮履。朔日受朝则服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鞶囊:革制的囊。古代职官用以盛印绶。
  • 朔日:农历每月初一日。
  • 受朝:帝王接受臣下的朝贺。

    天子服饰中,除了武弁之外,还有一种弁服,弁是用鹿皮做的,上面有十二个白玉珠子作为装饰。玉簪导,绛纱衣,素裳(白色的裳),革带,白玉双绶,白袜,乌皮履。每月初一受朝的时候穿。

3. 黑介幘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黑介帻,白纱单衣,白裙襦,革带,素袜,乌皮履。拜陵则服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拜陵:拜谒皇陵。

    开元十七年,玄宗李隆基朝拜五陵,只是穿了素服而已。

4. 白纱帽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白纱帽, 亦乌纱也。白裙襦,亦裙衫也。白袜,乌皮履。视朝听讼及宴见宾客则服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视朝:临朝听政。
  • 听讼:听理诉讼;审案。

5. 平巾帻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平巾帻,金宝饰。导簪冠文皆以玉,紫褶,亦白褶。白袴,玉具装,真珠宝细带。乘马则服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袴褶:上穿褶,下着裤,外不加裘裳,故称袴褶。名起於汉末,始为骑服。盛行於南北朝 ,亦用作常服、朝服。 唐末渐废。袴褶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传统服装,其基本款式是上穿齐膝大袖衣,下穿肥腿裤。
  • 具装:马的铠甲。

    平巾帻,金宝饰。玉簪,用玉做冠上的纹饰。上穿白色的褶,下穿白色的袴。玉具装,真珠宝细带。骑马的时候穿。

    关于平巾帻和袴褶,因为群臣穿的比较多,所以,我在《唐朝群臣服装服饰系列》中,会详细介绍。

6. 白帢

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白帢,临大臣丧则服之。”

    显庆元年(公元656年),长孙无忌请停大裘冕及其它四冕,六冕中仅保留了衮冕,“诸祭并用衮冕”,顺便还提出停用白帢,改穿素服,其理由是:“白帢出自近代,是非稽古,虽著令文,不可行用。请改从素服,以会礼文。”

    自此,从大裘冕、衮冕,一直到平巾帻、白帢(除弁服外),正好是十二类衣服,便是我们开篇所说的,“唐制,天子衣服,有大裘冕、衮冕……白帢,凡十二等。”至于弁服,虽然在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中有明确记载,而且位置借此与武弁,但为什么没算到这十二等当中,到底是数数没数明白数漏了,还是将武弁、弁服合并归为一类(我觉着这种可能性不大,毕竟穿着的场合不一样!),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   虽然,到这里天子服装已经出现了十几种,但是到了显庆元年,经长孙无忌对天子服饰相关规定的修改,天子服装中,仅保留了衮冕,临大臣丧则服素服,所以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上面记载:“自是鷩冕已下,乘舆更不服之,白帢遂废,而令文因循,竟不改削。”

六、翼善冠、常服

1. 翼善冠

    其实,皇帝的服装并不是仅有这十二种(额,或者说十三种——算上弁服),太宗李世民就自己发明了一种“翼善冠”,“朔、望视朝”的时候穿。(估计是穿弁服什么的太麻烦,又是佩玉啊,又是绶带啊的太烦人。)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太宗又制翼善冠,朔、望视朝,以常服及帛练裙襦通著之。”

名词解释:

  • 朔日:农历每月初一。
  • 望日:农历每月十五。
  • 视朝:临朝听政。

    不过,这个翼善冠存在的时间并不长,确切的说,应该只有李世民自己穿过。贞观之后,李治懒得穿,翼善冠逐渐被常服取代。“自贞观已后,非元日、冬至受朝及大祭司,皆常服而已。”

    到了开元年间,玄宗李隆基索性直接将翼善冠给废了,朔、望常朝,也只是穿着更为舒适随意的常服。“朔、望常朝,亦用常服,其翼善冠亦废。”

2. 常服

    《旧唐书 . 舆服志》:“其常服,赤黄袍衫,折上头巾,九环带,六合靴,皆起自魏、周,便于戎事。自贞观已后,非元日、冬至受朝及大祭祀,皆常服而己。”

(1)常服长什么样?

    常服,就是身上穿的窄袖、圆领袍衫,就是很家常、平民、接地气的服装了,上至天子,下到百姓,平时都可以穿,只不过赤黄色的袍衫只能皇帝穿,再配上折上头巾,九环带,六合靴,配成一套。自贞观之后,除了元日、冬至受朝及大祭祀之外,其它场合都只穿常服了。

    常服,其实就是我们在众多书画、壁画甚至影视作品中经常看到的那种圆领袍衫(服装、道具都比较严谨的那种电视剧哈!)。常服,是自隋朝以来,受北朝服装影响发展而来的,主要由幞头(即折上巾)、圆领袍衫、腰带、靴组成。

(2)常服关于服色的规定

    “武德初,因隋旧制,天子宴服,亦名常服”,开始的时候只是黄色的袍衫,后来逐渐改用赤黄色,所以明文规定,士庶不能穿赤黄色的衣服。此后,赤黄色也就成了皇帝专用服色,也逐渐演变成了皇权的象征。唐玄宗时,安禄山称帝,穿的就是赤黄衫。五代后周末年,赵匡胤在陈桥发动兵变,诸将给他披上黄袍,拥立其为天子,这便是“黄袍加身”的由来。这里所指的都是赤黄色,其它的土黄色、浅黄色什么的,仍然是庶民的常用服色,并没有禁止。

    武德四年,颁布敕令,明文规定了不同品阶所穿常服的颜色、布料、配饰等。其颜色部分规定:三品以上穿紫,五品以上穿朱,六品以下至庶民穿黄袍(土黄或浅黄)。之后,对于常服的规定几经修改,直到上元元年(公元674年),高宗李治下诏完善常服的等级制度,其中关于常服颜色的部分规定:三品以上服紫、四品服深绯、五品服浅绯、六品服深绿、七品服浅绿、八品服深青、九品服浅青、庶人服黄。自此以后,唐代官员常服的颜色基本都按品级以紫、绯、绿、青为准了。

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这里说的按品级划分颜色,仅限于常服,与群臣其它服装没有半毛钱关系!!!

    也就是说,如果穿越到大唐,大街上看到各位郎君所穿袍衫的颜色,基本就能猜到他的品级。所以,白居易在《琵琶行》中,才有“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”的哀叹,也成就了“司马青衫”的典故。

     关于常服的等级制度,我会在专门的文章中具体介绍。

注:

《琵琶行》: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的长篇乐府诗之一。作于元和十一年(816年)。此诗通过对琵琶女高超弹奏技艺和她不幸经历的描述,揭露了封建社会官僚腐败、民生凋敝、人才埋没等不合理现象,表达了诗人对她的深切同情,也抒发了诗人对自己无辜被贬的愤懑之情。

司马青衫:出处白居易《琵琶行》诗:“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。” 用来形容极度悲伤。

    白居易任江州司马,在送客上船时,偶然听得琵琶声,于是邀请琵琶女演奏。在和琵琶女对话中,白居易了解了琵琶女的身世,觉得他们两人命运相同,写出了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惊人句,并为之泪湿青衫。

    青衫:隋唐时期的常服均以三官品级为准。因此,白居易虽然身为从五品下得江州司马(职事官),但并不穿绯衫,而是依散官将仕郎的官品从九品下,穿青衫。

皇帝穿常服的图片

步辇图

注:阎立本《步辇图》图画部分

    《步辇图》,是现藏故宫博物院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旧题阎立本绘(题榜最后有“唐相阎立本笔”的落款)。现在的传世本被认为是宋人的摹本,因为有小篆题唐李德裕旧跋于画后,是宋人章伯益手笔。

    贞观十四年(公元640年),吐蕃王(今西藏)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,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通聘,求娶文成公主入藏。《步辇图》所绘是禄东赞朝见唐太宗时的场景。

    图中,太宗李世民盘腿儿坐于步辇之上,头戴折上巾(黑纱幞头),身穿拓黄绫袍,腰系鞓带,脚蹬乌皮六合靴,与我们上面所说的皇帝穿的常服很吻合。不过话说,李世民童鞋,您接待外国使臣,穿的这么随意、地点这么随意、做派也这么随意,真的好么?!!!#^_^#

    图中左侧,分别站立三人,一字排开,很明显,中间那位就是吐蕃大相禄东赞,另外两人也是身着常服一红一白,根据上面简单介绍的唐朝官员常服颜色与品级的相关规定,我们可以很容易的看出,红色那位官儿大(五品以上),应该是礼官,穿白色袍衫那位品级就比较低了(六品以下),可能是个翻译。

    关于这幅《步辇图》中官员的常服和配饰,我们在[唐朝男子的日常服饰——常服]中会继续讨论

注:《步辇图》 与 松赞干布、文成公主、布达拉宫

    松赞干布是吐蕃第三十二世赞普,他平定叛乱,开创了统一的吐蕃王朝。在唐文化的影响下,松赞干布对吐蕃的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等进行了改革,促进了吐蕃社会开始向封建制过渡,可以说松赞干布是一位颇有作为的赞普。634年,他派使者向唐求婚,但未能如愿以偿。638年,他又派使者带琉璃宝入唐求婚,同时,他又带领20万军队猛攻唐朝的松州(今四川松藩),想以此向唐施加压力以答应自己的求婚,但被唐军击退。至此,他认识到必须要诚心与唐和好。

    公元640年,即唐贞观十四年,吐蕃王派大相(相当于宰相)禄东赞向大唐求亲,第二年到达长安。《步辇图》所绘正是禄东赞朝见唐太宗时的场景。

    由于当时大唐帝国国泰民安,各民族友好相处,因此,当时竟有五个兄弟民族的首领向大唐求亲,太宗很是为难。最后,想出一个平等竞争的办法:请五位大使参加考试,谁考胜了,就把公主嫁给谁家的首领。 当时出了五道难题,吐蕃使臣禄东赞过关斩将,一路领先,最终取得了胜利。太宗非常高兴,心想:松赞干布的使臣这样机智、聪明,松赞干布自己更不用说了。于是,决定将文成公主嫁予吐蕃王松赞干布。

    文成公主出嫁的消息传到吐蕃以后,吐蕃人在很多地方都准备了马匹、牦牛、食物和饮水,决定隆重迎接;松赞干布亲率欢迎队伍由拉萨出发直奔青海迎接。松赞干布高兴地说:“我今天能娶上国大唐公主,实在荣幸。我要为公主建造一座城,作为纪念,让子孙万代都要与上国大唐永远亲和。”他按照唐朝的建筑风格,在拉萨修建了城郭和宫室,这就是现在的布达拉宫。

    文成公主入藏时,带去了大批丝织品和典籍,还有许多树木、果蔬的种籽,将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带进了青藏高原,促进了藏族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发展。吐蕃也派送了大批的贵族子弟到长安学习诗书,长安的妇女们也一度风行吐蕃人将脸涂红的风俗,称之为“吐蕃妆”。

    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对加强汉藏两族的联系、团结,发展藏族的经济文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,受到人们的敬仰,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内至今还保存着他俩的塑像。

    自此,唐朝天子的十几种服装我们就都介绍完了,从上面我们超超超详细的介绍中,我们可以得出唐朝天子服装以下几个特点:

  1. 很多服装,虽然令文中有规定,但实际情况中,皇帝很多都没穿过。
  2. 随着时间的推移,皇帝们性格、喜好的不同,天子服饰也会有所变动。
  3. 关于天子服装,比较重要的几个时间点及皇帝(对天子服装进行了修改):武德四年(公元621年)——李渊、贞观年间——李世民、显庆元年(公元656年)——李治、开元十一年(公元723年)——李隆基。

下面,我们按照时间顺序,把这十几种服装给总结下:

唐朝天子服饰各时期汇总

屏幕快照 2015-07-19 21.10.48

 

    综上所述,唐朝天子所穿的服装,虽然在《衣服令》里明文规定了 有十二等之多(其实还不止),但是,实际生活中,皇帝们穿衣服基本都喜欢从简,尤其是贞观以后,皇帝大体基本上只穿衮冕、通天冠、常服,而只有在拜陵和“临大臣丧”的时候穿穿素服。

  • 衮冕:级别最高的,最华丽丽的,也是六冕中唯一保留的,就是衮冕,这套衣服基本上在各种大的祭祀活动和大型典礼上穿,比如每年正月初一(元日)接受百官朝拜,那是必须要穿的;再比如影视剧作品中经常出现的,新皇登基、纳后什么的,也是要正儿八经的穿衮冕,一句话,活动越盛大,越要穿衮冕。
  • 通天冠:级别仅次于衮冕,皇帝所有冠服里级别最高的一套衣服。冬至受朝的时候穿穿,元日受朝的时候偶尔也穿穿(主要看皇帝的性格和心情,不想搞得太华丽丽,就穿通天冠,略微低调点儿,但又不会让大臣们觉着被轻视),上身率不高。
  • 常服:上身率最高的衣服。平时办公穿,朔、望日上穿,骑马的时候穿,宴见宾客的时候也穿,就连接见外交使臣的时候都穿。
  • 素服:拜陵、临大臣丧穿。

更多唐朝服装服饰的研究,请参考唐朝服装服饰系列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52u.me/唐朝天子服装服饰/